你参选我支持(三)‧艾莎挺曼梳‧社交口才了得助选

浏览:583时间:2020-06-18
你参选我支持(三)‧艾莎挺曼梳‧社交口才了得助选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竞选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槟州第一副首席部长拿督曼梳在这一届弃州攻国,从本南地州席转战高渊国席,硬撼巫统槟州联委会主席再纳阿比丁。这是一场硬战,曼梳能否突围而出,不只是他个人和党都极为重视,就连与他在政坛上出生入死的枕边人拿汀艾莎也一样紧张万分。俗话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支持。来自吉打亚罗士打的艾莎,与曼梳结婚至今已有38年,她曾在医院化验室服务了18年,从不问政治,直至丈夫后来做了时任教育部长安华的政治秘书后,她才开始了解政治是怎幺一回事。自此之后,她不但体恤从政者的生活,如今也能够代夫上台发表演说,尤其是过去5年来,只要是曼梳要求,她都会出席宴会及拜访选民,为丈夫打气及拉票。艾莎,是名典型的传统马来妇女。访问当天,她身穿传统马来服装,彼此打了一声招呼后,她微笑地伸出双手与记者握了握,十分亲切与温柔。开口第一句,记者问道:“最近在忙甚幺?"她说刚从峇眼赶过来,要确认一批新的志愿助选员,记者笑称她犹如曼梳的特别助理。她语气轻柔地说:“也不是的,他(曼梳)身为一个候选人,如果为人妻的不帮他分担多一点事,还有谁人能够协助他?"她续称,“一直以来都能够理解丈夫的工作,知道他如何为工作奔波劳碌。有时候,深夜回到家都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身为家人的我们就要体谅他。"出席活动怕遇闹事者1975年结婚至今已有38年的曼梳夫妇育有3名儿子。来自吉打州亚罗士打的艾莎,于槟城就读中三的时候,有缘认识了当时同样是学生的曼梳。自丈夫从政多年来,她的心没有一刻可以鬆懈下来,担心是在所难免的。“看到支持者给予的热烈反应,确实鼓舞了我,也提昇了不少士气,好像不需要花太多力气就能够致胜似的。相反的,出席活动时,偶尔会遇到支持者迟到的情况,看到台下寥寥无几的群众,心里难免会担心战绩。"她补充说,最担心的莫过于遇到政敌的支持者,害怕他们会在现场闹事。明白在家是丈夫在外属人民一个能够体恤丈夫工作的女人,除了心思要细腻之外,肚量也要非常大,不为小事而争吵。“在家他是我的丈夫,在外他属于人民。"艾莎的内心里是如此的界线分明。由于丈夫身份的不同,所以艾莎没办法吃选民的醋,即使女民众靠得丈夫近一点,她也不能吃这样的干醋。此外,除非是曼梳要求一同出席宴会或拜访选民,否则她不会一直跟着丈夫到处跑,免得惹大家误解,以为她是个小器的女人,一天到晚监视着丈夫。辞职争取与夫相聚时间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担任教育部长期间,曼梳曾是其政治秘书。艾莎笑言,那段时期国阵稳操政权,对政治不甚了了的她,只懂得跟随丈夫的脚步,丈夫支持哪个政党,她就在选票上为那个政党打上“X"。到他人选区致辞惹夫不悦艾莎从一开始对政治一窍不通,到如今却是个可以代夫上台致辞的犀利太太,这过程可是挫折重重。她举个例子说,今年4月初,她代曼梳到峇央峇鲁的小型宴会上致辞,获得满堂喝彩。回家后,她满心欢喜地与曼梳分享,结果却令对方不悦。“曼梳说:你不应该上台的,因为那不是我的选区,就算要演说也该到我的选区去。"让她泄气不已。丈夫忙得不可开交,太太如何争取相聚的时间?她直言,“这就是当初我放弃医院里的工作原因。"她透露,当初向院方提出调职的要求却不受正视,更得不到正面的回应。她把心一横,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之后索性不回去工作了。“岂料,当他们知道我辞职后,上司竟然致电我的丈夫,要他劝我回去工作。"展露小女人个性搭飞机不能没曼梳现年63岁的艾莎,与丈夫同龄,只不过曼梳是在3月出生,而她是在6月出生。喜欢交友的艾莎不时到妇女组或者服务中心与工作人员谈天说地。由于善于社交活动,她的人际关係甚好,一些人则称呼她“莎姐"。“与其在家无所事事,倒不如出外结识朋友,消磨时间。"虽然凡事她都能谅解、体恤丈夫的辛苦,但唯有一点是她没办法让步的。“我不敢单独搭飞机,除非他(曼梳)陪在我身边,不管到哪里都一样。儿子说要陪我,我也坚持说不。"她补充说,她可以独自开车去兜风,也曾开车去马六甲,甚至回亚罗士打的家乡,唯有搭乘飞机这回事,没有曼梳就无法成行。语毕,她的语气顿时变得委婉,说这是自己最要不得的一点。我说:“或许这是女人想要把男人多留在自己身边的其中一个方法吧?"她即含蓄地笑着承认。厨艺精湛宴会亲手煮除了社交手段了得,原来曼梳夫人的厨艺也了得。艾莎告诉记者,在安华入狱的那一段期间,旺阿兹莎挑起了保住丈夫江山的重任,代夫上阵领导公正党。因此,在些政治宴会上,艾莎受委烹煮多人份的食物招呼宾客。询及哪一道是自己的拿手好菜,她不作回答,只说懂得烹煮多样食物,包括牛羊鱼肉咖哩以及椰浆饭。然而,如今她已鲜少下厨。有时在外工作的儿子抽空回来,曼梳即直接约家人到外用餐。她指出,由于三餐不定时,曼梳的胃部容易不舒服。因此,她会在丈夫出门前,为他準备简单的早餐。若时间接近中午,就会煮得丰富一点。她透露,安华也有胃痛的小毛病,所以还推荐曼梳吃一些效果不错的胃药。看戏学福建话好学的艾莎喜欢观赏台湾乡土剧,为的是学习福建话,就连儿子也为之大感惊讶。“我只懂得一点点福建话,如阿姨、阿嫂、甚幺事以及去哪里。槟城是个华人为主的地区,若懂得一些福建话,在沿户拜访时也比较容易融入群众。"她指出,曼梳在演说时偶尔会说几句华语。因此,她觉得不管学习任何语言,千万不要感到害羞,应该勇敢地开口说。具有好学精神的艾莎,偶尔亦会向曼梳讨教演说的技巧。不拘小节形象亲切儿直呼Mak Cik曼梳夫人不仅是个百分百的家庭主妇,在家同时具有多重身份,包括厨师、园丁、清洁工人,“如同一个佣人。"她说。当“佣人"一词从她口中吐了出来,让记者听了当场一愣,随即好奇以她的身份家中是否僱用女佣?“很久以前,僱用过一名印尼女佣,做了一年又两个月。但是,她没能帮上甚幺忙,态度也不是很好,最后把她送回了仲介处。"有的时候,儿子眼看她忙进忙出的,形象与“副首长夫人"有点出入,还会故意开她玩笑称呼她“Mak Cik"。而当她在庭园为花圃浇水,经过的邮差会叫她阿姨,而非拿汀。“有时见曼梳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我们也会故意叫他Pak Cik,因为那样子真的很像。"由此可见,曼梳一家人不拘小节的相处非常和乐。小儿有意参政遭艾莎反对曼梳在政坛上打滚这幺多年,最教艾莎难以忘怀的莫过于丈夫被委任为第一副首长。“当初,我们以为曼梳只能当YB,万万没想到竟然当上DCM(副首长)。"此外,308大选亦是她第一次到计票中心去“见识"。当时,三个儿子也到现场为父亲加油打气。然而,计票日当天却发生了令人百思不解的事。她指出,选举官到了深夜都不愿公布成绩,而国阵候选人以及支持者也都早已离开,根本没办法重计选票。等到天亮以后,各大媒体都已经公布了选情,选委会还是没有公布。那一年的大选,曼梳竞选浮罗勿洞州席失利,败给国阵巫统候选人莫哈末法力,但他随后在本南地州席补选中获胜。三子均未成家也许受到父亲的启发,其21岁的小儿子也有意参政,艾莎却是极力反对。她认为儿子年纪尚幼,根本不晓得政治的阴暗面,身为人母的艾莎当然不希望孩子去冒这个险。由于曼梳夫妇的三个儿子都还未成家,无需为看顾孙儿而忙,所以艾莎还有时间陪伴曼梳出席各项活动。有时候被朋友讚说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更是教她心花怒放。“或许是还没有抱孙子的关係,所以不需要这幺忙碌,人也就不这幺容易老。如果这边厢要照顾曼梳,另一边厢又要照顾孙儿,我的体力一定会被透支!"艾莎笑着说。【专页:大选线上】/副刊‧报导:刘菁‧2013.05.01